• <td id="cway4"></td><table id="cway4"><button id="cway4"></button></table>
  • <li id="cway4"></li><td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d>
  • <table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able>
    <xmp id="cway4"><td id="cway4"></td>
  • <table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able>
  • <td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d>
  • 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心靈家園 > 家長心聲

    一位自閉癥孩子母親的故事

    時間:2010-12-29 09:43:30  來源:約拿的家  作者: 嚴麗慈口述/沈堅整理

       為了不傷害到他,我又要用雙腳去夾住他的腳。有時他拚命反抗,令我的腳撞在桌腳上,有時他甚至用頭來撞我的頭,痛得我眼淚直流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我所講的,是我自己的真實故事。如果你也是一位痛苦的母親或父親,但愿我的故事能帶給你安慰,為你的生命打開一扇窗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數不盡的苦難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我出生于香港。八歲那年父親因生意失敗,終日憂郁,次年便因病匆匆去世。我中學四年級那年,摯愛的母親又撒手離去。在悲痛之下,我開始埋怨上帝對我如此不公平。所以從母親去世的那年開始,我停止參與教會的任何活動。
    自父母相繼去世后,我*自己的掙扎求生存。我的信念是“做人要*自己”,我一面工作,一面學習,完成了中學和護校的課程。在護校畢業后,我很順利地得到一份穩定的工作。那是我最得意的一段時間,因為無論事業還是學業,都在我自己的掌握之中。就在這樣的順境中,我也曾決志皈依基督教,但說實話,我并沒有真正的信心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我在工作后不久就結婚,婚后有了二個孩子----長女博雯和幼子澤林。澤林于1985年出生,他一出生我就發現他患有唇裂和顎裂,且哭聲也和一般的孩子不同,很低沉。我當護士時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孩子,但是我心里就是不能接受,我的孩子竟會是其中之一! 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那時每天為了照顧澤林,我筋疲力盡,每次單單喂奶就要花一個半小時。有些人來訪時,還會問我懷孕的時候是否做了一些不吉利的事情,譬如在床上用剪刀等……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眼淚只好往肚里咽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在澤林三個月的時候,醫生為他做了補唇的手術。手術后,為了怕他碰到傷口,把他的小手綁在床上。于是他拚命地哭,拚命地掙扎,血從他的傷口流出來,都流在我的心坎上。每天只能以淚洗面,內心的痛苦不知向誰訴說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一年后澤林又做了補顎手術,在他手術后,我覺得他的樣子很好看,于是我們一家人又回教會聚會。誰料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因他的過度活躍以及一些出格的怪異行為,經專家檢查后,懷疑患有輕微的自閉癥。那時我們每周仍帶著孩子去參加主日崇拜,但后來因受不了別人對他的評論,而離開了教會。當時我心里真的懷疑到底有沒有神,如果這個世界有神的話,為什么他會如此對待我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從不開口的孩子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 1992年7月,我們一家人移民西澳洲珀斯市。澤林隨即入讀當地的特殊學校。由于環境的改變,澤林的行為變得非常暴躁。他經常把頭撞于墻上,或用拳頭打玻璃。在公眾場所他表現更甚,經常無故尖叫,或用腳亂踢,行為難以控制。半年以后,他終于被診斷為“有智力障礙、無語言能力”的自閉癥孩子(注一)。這個診斷結果使我們當時的處境雪上加霜,因為它引發了一場歷時十八個月的“合格移民”訴訟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 面對著移民局的起訴,我的“太空人”(注二)丈夫必須馬上回澳洲。我們不能工作,也不能出境,十八個月的時間每天往來于移民局、律師樓、學校和議員的辦公室之間尋求協助,心里的壓力非常沉重。上庭的前一晚,我們緊張的情緒達到頂點,以致不能入睡。當晚我丈夫兆祺提議他和我一起祈禱,求神保守,但我拒絕了。我對他說:“我不求!我已經離開教會八年了。假如真有神的話,他也不會理我們的。”我堅持要*自己的力量求生存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 1995年1月,我們終于贏了這場官司,卻耗盡了所有的積蓄和精力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 1995年初,我丈夫回香港工作,我再次獨力持家。2月份時,澤林的成績表上又出現這樣的評語:“根本沒有學習文字的能力。”我見到這樣的評語已是第三次了。前二次因正面對移民的起訴,所以沒有把注意力全放在這上面,但當這一評語一再出現時,我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。我心想,老師既然一再說我的兒子沒有學習文字的能力,也就是說他們不打算教他了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  但我不甘心。澤林已將近十歲了,仍不會說話,連筆都不會拿,我不可以再讓他的時間白白浪費掉了。所以我決定請心理學家介紹一位教導自閉癥孩子的專家,為澤林設計學習課程。誰知那位專家來了三次,仍未能提供實質課程,他的理由是太忙了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無休止的搏斗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因此,我不得不親自教導澤林。從1995年3月1日起,我開始搜集各種圖片,貼在硬卡紙上,用來制造圖卡、字卡等。我每天幾乎花十多個小時預備教材和閱讀參考書,但最使我心力俱疲的,是我必須與澤林單對單地搏斗。因為他的注意力很不集中,起初要求他坐下來十至十五分鐘都非常困難。為了引起他學習的興趣,我經常轉換抬上的教學工具,如顏色、組合及拼圖等,以吸引他的注意力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當他聽話時,我也不斷地鼓勵他,稱贊他是好孩子。可是有時他仍會發脾氣,不停地拍抬子,不肯按我的要求去做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就捉住他的手,硬要他去做。可是這一來常令他更反叛,他會猛力用腳去踢桌腳。為了不傷害到他,我又要用雙腳去夾住他的腳。有時他拼命反抗,令我的腳撞在桌腳上,有時他甚至用頭來撞我的頭,痛得我眼淚直流。雖然如此,我仍要捉住他,每逃詡要堅持讓他學完預定的功課才肯罷休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那段時間我也不知有多少次,在與澤林搏斗以后,回到自己的房間抱著枕頭痛哭。當時我丈夫因擔心我在耗盡了精力和時間后換來的只是失望和淚水,所以屢次勸我為自己的前途打算,去選修一些學位課程。可是,每當他提及此事,我便氣憤地對他說:“我是他的母親,我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!”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澤林經過一個多月時間的訓練,已可以坐下來半小時到四十五分鐘了,他的進步比我預料的要快。經過三個月的學習,他開始會寫自己的名字Louis(路易斯)。又花了一個月時間,他學會寫他的姓Wong。到10月份,他已能寫簡單的句子。10月20日他寫出了“Daddy I love  you!”(爸爸我愛您!)。我見后立即把它傳真給我丈夫。他看見那張傳真后,激動得淚水不禁奪眶而出,他突然意識到原來他的兒子雖然不會講話,但也是有感情的。他馬上給我打電話,告訴我此刻他覺得比升職和加薪還要興奮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十個數字學一年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在教澤林識字的同時,我也開始教他數數和寫數目字。他學1~10幾乎用了一年的時間,以后的速度就逐步加快,他學11~20只花了一個月時間。至1996年8月,他學習簡單的加1或2的加法題。9月14日那天,我偶而給他出了一些需進位的加法題,如9+2,4+8等,他竟能把答案逐一寫出來。這以后我不斷出一些需進位的加法題給他做,他一般都能寫出正確的答案。10月1、2日,我突然出了幾道較深的二、三位數的加法題,和需要有乘法概念的推理題,如寫出5、10、15、20后的下一個數字等,他也都能準確地寫出答案。我給他唯一的鼓勵只是輕按他的手背,這已成了他每次能專心下來做習題時的習慣。看到他有這樣的進步,我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不久,我的一位朋友雷克斯(Rex)從加拿大來探望我們。雷克斯是一位很熱心的基督徒。在我家逗留的幾天內,他不斷地勸我讀圣經,我對此很不耐煩,就以自己忙為藉口,拒絕了他的提議。在我們談話時,我也不斷地抱怨上帝對我的不公平,而他一直耐心地聆聽我的投訴。幾天后他去400公里外的一個小鎮,探望他弟弟,但仍不忘記每隔一天就給我打電話,并繼續鼓勵我讀圣經,親近神。可是我一點也沒有聽進去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是我走火入魔嗎?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10月24日那天,我突然想起,我從未教過澤林乘法,為何他會有乘的概念?于是那天我又出了一些類似的題目給他做,結果他毫不費力就把答案寫出來。接下來的一個星期,是我一生中最具刺激的日子。因為我每天要找更深一些的數學題給他做,令我吃驚的是,從加、減、乘、除的四則運算,分數、小數、開方到十一年級的代數題,他都能在閱逗筢二、三秒鐘內準確地寫出答案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見到這樣的情景,我真有些不知所措了。當時我丈夫正出差在東澳,他每隔一天會打電話回家。起初他聽到澤林在數學上的進步也感到興奮,但當我告訴他澤林已能做開方和代數題時,他不能接受了。他是個電腦工程師,一向習慣于理性去分析問題,澤林的表現顯然有違于他的理性,所以他提出一大串的疑問,并斷言一定是我教子心切,已達走火入魔的地步。這使我非常氣憤,叫他自己回來看一看。他回家后也感到十分驚奇,他把澤林做作業的過程如實拍攝下來,準備把它帶給香港的親友看。他一面拍,一面喃喃自語:“It's a real miracle(真是奇跡)!”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那時正巧澤林學校的校長,為了澤林的轉校事宜,邀請了一些自閉癥的專家開會。他們中有心理學家、語言學家、兒科醫生、特殊學校的老師等。我就將此錄影帶拿去放給他們看,他們看后,沒有一個人能做出解釋。我則有些沾沾自喜,覺得自己的孩子雖然不會說話,但可能是個數學天才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落筆先寫一個5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1996年11月21日,Rex給我打電話時,再次勸我讀圣經,這一次我終于答應了他。他提議我先讀《箴言》。第二天我就在《箴言》22章17節讀到:“你須側耳聽受智慧人的言語,留心領會我的知識。”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當時11時多,我的一位老朋友彼得(Peter)從香港打電話給我。彼得是個醫生,也是一個頭腦冷靜,有分析能力的人。他告訴我,看了我丈夫帶去的錄影帶后,他們夫妻倆人整個星期也睡不著,想來想去都想不通。他認為澤林不像是個天才,因為天才只是有特殊智慧和才能的人,他們領受事物和學習的過程比一般人要短而已。可是澤林做出的習題都是他從未學過的,所以彼得認為有可能是神跡。他建議我再出一些三角、幾何或代數中的級數等較深的數學題給澤林做。他說:如果你給他“1+2+3+……+1000=?”這道題,他一落筆先寫個5,我立刻向他敬禮。你什么也不用再問,立即帶他回教會。我不是基督徒,但我肯定那是神跡。他接著又問我:“你以前好像是基督徒?”我被他一問,好似一下子觸到神經,臉立刻紅了起來,我吱唔地答道:“我已經差不多十年沒有去教會了。”“是誰教你的?”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我把彼得的想法告訴了我的女兒博雯和養子智聰,他們也覺得彼得的話有理,可以試一下,并幫助我出了一些數學題,其中也包括彼得所提議的那道題。11月24日那天,我把這些題目給了澤林。當他坐下開始演算時,我心里比平時多了一分緊張,我急于想知道結果,所以緊緊地盯著他的手。只見他在看完彼得提議的那道題后,正如彼得所言,一下筆就寫了個“5”字。驚慌中我立刻把我女兒叫來。接著,我又用填充題的方式,問澤林是誰教他的,他在我和我女兒面前清清楚楚寫下是“God”(上帝)教他的。我心頭又是一驚,當場有些毛骨悚然。博雯一見弟弟寫的“God”(上帝)后,不禁失聲哭了起來,她急忙沖出房后找圣經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我一直自以為是個自信的人,但在面對這一切時,卻變得有些六神無主、手足無措了。二年來,我含辛茹苦總共才教了他簡單的加法和約500個單詞。我所教過的東西都有記錄,我從未教過他三角、幾何、代數,為何他不加思索便能作答呢?我也從未教過他關于宗教的單詞,可他怎么會拼寫God呢?說真的,就是再遲鈍的人到這個時候也應該清醒了,因為神已藉著這樣的奇跡向我顯明。可我的心硬慣了,沒辦法一下子就向神低頭。我先想到的是我丈夫和彼得,我想把澤林做的那些數學題和他寫的答案傳真給他們,聽聽他們的意見。于是我要求澤林,把誰教他數學的答案重新寫在一張A4大小的紙上。他答應了我的要求,并再次寫下是God(上帝)教他的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接著我與老同學高美云通了電話,因為她常鼓勵我去教會。以前每逢她提起教會我便覺得很煩,但這個時候我渴望能得到她的幫助。她在聽完我的敘述以后非常興奮,再次肯定這是個神跡,并決定即刻來我家,與我分享那份喜悅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再接著我又打電話給雷克斯。怎知這一次,他那慣常歡快的語調變得沉重起來。他告訴我,他和他弟弟剛發生交通事故,若不是主的保守,就沒命了。我頓時感到人的脆弱,人連控制自己生命的能力都沒有。我沒有再和雷克斯講我兒子的事情,因為我感到不能再*自己和他人了,我必須直接去面對神,面對那位生命的主宰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當我決意回轉向神時,我想起自己一直以來的背逆和夸大,心頭頓覺十分疼痛。我放下電話后,馬上召集三個孩子,問他們知不知道家里已發生了一個神跡,他們都說知道。我要求他們與我一齊禱告,他們也同意了。于是那天下午我們全家人第一次一齊向神禱告。當我摟住澤林開口向神禱告時,眼淚像決堤的江水般一下子流了出來。在禱告中我向神認罪,并決心悔改,我也求主耶穌成為我生命的主,帶領我們全家前面的路。在禱告以后,我心里慢慢平靜下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全部信息的指向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美云來了,她一見我就上前來擁抱我。之后,我們決定用填充題的方式問澤林,“誰最愛澤林?”和“誰是神的兒子?”,澤林即刻寫上“神最愛澤林”,而不是“媽媽”,他又寫到,“耶穌是神的兒子”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數天后,我們發現澤林對圣經知識知道得很多。當時我的外甥女正住在我家,她認為可能神已經將很多知識給了澤林,她提議可以從各個方面給他測一下。在隨后的一個月內,我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不斷地向他提問,許多問題是多位朋友在參考百科全書后找出來的。結果發現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方面的問題,他都能回答,而且連他從未學過的中文、日文、法文都能看懂。我和家里的人都感到,*我們有限的知識已無法找出他的極限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1997年3月2日,澤林在圣靈的引導下,將大段的福音信息寫出來。他寫到:“主耶穌是神的兒子,他愛我們,為我們的罪死,他是神為世人所預備的救主。我們要讓耶穌來掌管我們的生命。”那時,我正帶著澤林和他的習作回香港探親。我把這一神跡告訴我的親友,但他們中卻仍有不信的。有人還認為無論是佛教還是基督教,各種宗教都是勸人為善,最后都會殊途同歸。對于這一點我最不能同意,因為神藉著澤林帶給我的全部信息,都清楚地指向主耶穌,所以我堅持向他們解釋,主耶穌乃是我們唯一的救主。1997年3月3日那天,我代表眾人問了澤林最后一個問題:“佛教是什么?”澤林回答道:“佛教是一種哲學。”哲學這個名詞我從未教過他,而他竟能如此簡練地把佛教的本質表達出來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自此以后,我覺得神已清楚地向我顯明他的心意,我再也不敢以任何形式去考問澤林了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咒詛變成了祝福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因為童年時的不幸和澤林的病,我離開過神,我企圖*自己的力量去掙扎奮斗。我把自己封閉在一個孤立無援的狀態下,又痛苦,又無人可以傾訴。從生理上看,我是個健康的人,但從精神上看,我卻像個自閉癥患者。因為我一直看不到主的大能,也聽不見他慈愛的呼喚聲。我像一只離群亂闖的羊,迷了路,又受了傷,被困在荊棘之中無法自救。但是,我的主沒有離棄我,是他主動地把我尋回,并親自為我包扎傷口,讓我再次經歷到他的愛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過去我常常埋怨命運的安排,覺得自己的一生充滿了咒詛,好像什么不幸的事都會落在我頭上。但是今天,我感受到一切咒詛都已變成了祝福。我如果沒有童年時艱苦生活的磨練,就沒有那份毅力去教澤林;沒有澤林,我可能永遠不會回到主的身邊,享受到他的愛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我的整個人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正如澤林所寫的那樣,他是神的工具,但他仍是個自閉癥的孩子,我每天還是要面對他,我在生活上的難處并沒有減少。但因為我深知每一天都有主的同在和弟兄姊妹的支持,所以我已不再感到孤單。不論發生什么事情,我心里都有平安,這種來自心底的平安是任何事都無法奪去的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幾年來,我應邀在澳洲、香港和加拿大等地的布道會上,講述自己的經歷,先后帶領一百多人決志信主。我一家人的故事,也被香港福音傳播中心拍攝成錄像帶,得到更廣泛的流傳。我也去幫助一些有相同遭遇的家庭,讓他們再次有希望,有笑容,找到人生的意義。為此,我也多次應邀去香港和加拿大等地,為患有自閉癥孩子的家長,舉辦自閉癥兒童家居學習課程講座,并且還進行個別輔導。2000年3月,香港突破出版社將我寫的自閉癥兒童家居學習課程一書出版發行,并將書名定為《沖破障礙》,以使更多的家庭能得到幫助。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        我以前常常哭泣,常常埋怨,因為內心有說不出來的憂慮和痛苦。今天我有時還會哭,卻是因為我被主的愛所感動。親愛的讀者朋友,我真的盼望你也能像我一樣親身經歷到主的愛。正如珀斯宣道會的歐陽牧師,在我寫的《非凡的見證》一書的序言中所寫:“故事不一定要加上教訓,也未必能照方執藥,但愿這個真實的故事,給你的生命打開一個窗,讓清新的空氣吹進來,愿他也在你的心中再創神跡!”我想,這就是我的盼望,也是我對您的衷心的祝愿。
    KFh特殊教育信息網

    頂一下
    返回首頁
    回首頁

    欄目更新

    欄目熱門

    自慰系列无码专区,自拍偷自拍亚洲精品,自拍愉拍另类图片

  • <td id="cway4"></td><table id="cway4"><button id="cway4"></button></table>
  • <li id="cway4"></li><td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d>
  • <table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able>
    <xmp id="cway4"><td id="cway4"></td>
  • <table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able>
  • <td id="cway4"><li id="cway4"></li></td>